●80餘政客再“拜鬼”安倍未隨身碟“發誓不戰”
   8月15日是日本宣佈固態硬碟無條件投降日,供奉有二戰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再次上演集體“拜鬼”鬧劇。
   對於閣僚的參拜,安倍一直持縱容態度。日本國家公共安全委員長古屋圭司、總務大臣新藤義孝兩位內閣大臣都於15日上午參拜了靖國神社,行政改革擔當大臣稻田朋美也計劃於當天下午拜鬼。日本眾議院議隨身碟員、前首相小泉純一郎次子小泉進次郎也參拜了靖國神社。日本的跨黨派議員聯盟“大家一起參拜靖國神社國會議員會”的83名議員上午集體參拜了靖國神社。
   此外,日本政府主辦的“全國戰歿者”追悼儀式15日在靖國神社附近的武道館舉行。天皇夫婦、首相安倍晉三以及約4700mSATA名遺屬出席儀式,追悼約310萬名戰歿者。
   安倍沒有參拜靖國神社,而是以自由民主黨黨首身份,自掏腰包,委托特別助理萩生田光一在15日向靖國神社供奉“玉串料”(即祭祀費)。當天,安倍政府舉行“全國戰歿者”追悼儀式,安倍稱:“我們擁有一條絕不可變更的道路。今天,正是面對這和平之路再次宣誓的日子。”日本共同社的報道稱,7月通過解禁集體自衛權的內閣決定後,擔憂日本會“成為能夠戰爭的國家”的不安情緒正在蔓延。在此背景下,安倍發言強調了和平路線。去年追悼儀式上,安倍未提及歷代首相均在致辭中談到的對亞洲各國的加害責任和反省,也未使用“發誓不戰”的例行表述,引固態硬碟發多方譴責。今年,安倍在致辭中仍未提及對亞洲的傷害或表示反省。
   ●各方反應:反對警告擔憂
   據悉,針對日本政客參拜靖國神社問題,中國外交部今年多次回應,至今8個月已對相關問題表態了13次。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15日表示,日本內閣成員參拜供奉有二戰甲級戰犯、美化侵略戰爭的靖國神社,日本領導人向靖國神社供奉祭祀費,再次反映出日本政府對待歷史問題的錯誤態度。
   韓國外交部15日發表評論就此表示強烈憤慨。韓國執政黨新國家黨表示,這是“否認侵略戰爭歷史的行為”,對此深感遺憾。韓國最大在野黨“新政治民主聯合”批評說,安倍內閣成員的參拜行為是軍國主義複活的苗頭,不僅是韓國,東北亞其他各國也都對此深感憂慮。韓國《國民日報》報道稱,安倍政府做出一連串的右傾化行為,並未對歷史進行反省,也沒有為過去道歉。評論稱,日本應該從狹隘的國家主義中擺脫出來,停止右翼行為,為世界和平做出切實貢獻。文章還敦促日本的知識分子積极參与,打破陷入危機的日韓外交狀況和東北亞危機。
   朝鮮《勞動新聞》16日發表署名文章說,日本在侵占朝鮮半島期間曾對朝鮮人民犯下特大反人類罪行,包括殘酷殺害100萬朝鮮人民、迫使20萬朝鮮女性成為性奴隸。一系列強徵、綁架行為是日本政府有組織進行的。文章指出,日本犯下的罪行數不勝數。反省歷史、洗清罪惡是國際社會對日本的要求,也是時代的必然趨勢。
   英國路透社直言,安倍不在戰敗日參拜靖國神社,以避免惹惱中國和韓國。報道援引日本政府消息人士的話稱:“8月不是安倍參拜靖國神社的時間。”對於中國和韓國民眾而言,日本的軍國主義給他們留下痛苦回憶。美國則擔心,安倍若拜鬼,會導致日本與周邊鄰國的關係更為緊張。美國《國際財經時報》的評論稱,對於大多數日本人來說,8月15日這天不僅僅意味著幾十年前日本的戰敗,從目前看來也是軍國主義慢慢複蘇的時間節點。軍國主義逐漸傳承給後代,日本在戰時經歷的痛苦和給他國帶來的痛苦原本是一體,現被慢慢剝離。日本政府希望讓人們看到自己的傷口,卻不希望讓人們看到自己的利刃所帶來的創傷。
   ●日方數百人游行反參拜
   日本國內民眾和媒體針對參拜靖國神社問題,以及戰敗日紀念有許多不同聲音。
   15日下午,約200名主張反省侵略歷史、反對參拜靖國神社的日本民眾在東京都水道橋車站附近舉行名為“8·15反‘靖國’行動”的集會和游行。活動發起方稱,靖國神社是鼓勵民眾參與戰爭的設施,決不能允許國家對戰死者進行所謂的“追悼”。
   《日本經濟新聞》15日刊發的社論稱,日本如今有8成的國民是不知道戰爭為何物的……只有通過新的資料的發掘在歷史學習上有所進步,才能更進一步瞭解日本當年如何一步步變成當時那樣。學習歷史才能避免同樣的錯誤發生。
   日本《朝日新聞》為此次8月15日戰敗日策劃併發表了名為“走向戰後70年”的特刊,發表多篇文章,通過日本士兵,因戰爭失去家人的孤兒、戰後的經濟蕭條等故事還原戰爭給民眾帶來的不幸,探討日本的未來。《朝日新聞》13日曾發表社論,敦促安倍提出歷史上日本侵略過周邊國家之事。社論稱,戰後69周年之際,不要忘了當年的歷史和後輩的責任。文中講到,日軍在二戰時給亞洲諸國帶來巨大災難。
   ●日本在野黨擬提案禁止行使集體自衛權
   日本民主、社民等部分在野黨議員組成的跨黨派議員聯盟“立憲論壇”15日發表了規定禁止行使集體自衛權的“和平創造基本法案”草案。該草案力爭通過議員立法的形式於今秋臨時國會上提交,然而法案的受理需經過國會所屬黨團的批准,民主黨內也存在認同解禁集體自衛權的意見,因此或將面臨困難。
   擔任議聯代表的民主黨眾議員近藤昭一強調了法案化的意義稱:“希望把戰後日本一直守護著的和平精神發展成形,認識到渴望和平的國民的心情。”由於政府通過了修改憲法解釋以解禁集體自衛權的內閣決議,此舉有意鮮明地表明與推進完善安保法制的安倍政府的不同。
   草案基於《憲法》的和平主義及國際合作主義,提出了“保障和平生存權”及“專守防衛”等安保政策的基本理念。
   草案明確寫道,只有在國家需要排除不正當緊迫侵害等情況時才可行使自衛權,禁止行使《聯合國憲章》規定的(國際社會通用的)集體自衛權。
   《綜合新華社、《法制晚報》報道》  (原標題:日本80餘政客再次“拜鬼”安培不提“責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b10dbhrvg 的頭像
db10dbhrvg

1/18 FORD

db10dbhrv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